远处两个私语的迷路男子

此春光非彼春光,“不如我们从头来过”。
 
气势磅礴的伊瓜苏瀑布,
躺在南美半球的空旷公路,
远处两个私语的迷路男子
“不如我们分开下”。
装满爱的情,一方稍微付出便会溢出来,多余的总是被浪费掉,或许也会让另一方反感。小心翼翼却总身心俱疲,分开总是不错的,即使痛苦不堪,至少不再互相伤害。或许,分开从某种程度又是从新开始。“不如我们从头来过”。
 
前半部分的黑白画面,响着探戈舞曲的酒吧。
贴着BAR SUR窗里,混在洋人中的纵情声色,挑战着窗外探寻的目光。
驶去的的士里,点烟后孤寂的回眸,凄凉的侧颜,似有悔意的迷目。
“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”。
“有没有后悔同我在一起”。
“好后悔”。
言语交流中的色彩远比视觉里的黑白触目惊心。
 
布宜诺斯艾利斯宁静的雨夜,泛着水光的街道,轻快的布鲁斯音乐,淤青的眼眶,面容风流的男子,抓着另一男子的手借火点烟。
“以后别再找我”。
一方的婉转祈求,另一方佯装的拒绝。
 
哥特式的彩色画面,的士里的两个男子,一人双手缠着绷带,双目紧闭,靠在另一人的肩膀,同时响起的班多伦手风琴奏出的流畅旋律,凄美而孤独,用来重新开启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再合适不过。
 
归好后的日子,起初是平静的,满足的,快乐的。昏黄狭小的厨房,经典探戈,两人默默无语,只用目光交流,舞姿缱绻,表情沉醉,低沉的音乐,夹杂着互相需要有互相猜忌的情愫。可惜,一人对另一人无微不至的照顾,终究换不来生性开放的另一人的逗留。大打出手,言语攻击,最后,总是付出的那一方决定彻底离开。回国前,那一方去了伊瓜苏瀑布,站在瀑布脚下,觉得还是应该两个人。只是,再也回不去了。
 
这是,何宝荣和梁耀辉的故事。
 
此片的纪录片里,保留有两版结局:梁耀辉自杀,何荣宝从暗恋梁的护士那里获知后,一脸悲凉;另一版梁遇见一位年轻的女子,依旧没有结局。相比之下,我还是喜欢公映中的结局:何清醒悔过后在梁出租屋里的等待。梁考虑许久后的回国,找寻小张的家却没见到人的遗憾。每个人都是在告别过去中又重新开始。只是这重新开始以后的可否相遇,确未可知。
繁华的香港夜景,轻快的《Happy
Together》,梁耀辉转过身,似笑非笑的表情,列车停在站台……
生活总还是要过下去。
 
只是,不变的是,二十年前,俊美得令人炫目的何荣宝,深情得令人心疼的梁耀辉。
然而,变的是,二十年后,永远被怀念的哥哥,已为人夫还在诠释各种角色的伟仔,还有阵痛中不断成长的我们。
 
此文仅纪念。
春风有信
春日可忆
春光待续!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