维罗妮卡和赛斯的爱情

Q:我记得你之前看过这部电影吧。
L:印象中,这是唯一一部在录像带时代、VCD时代、DVD时代和蓝光时代都看过的电影。可惜的是,录像带时代是跟伙计们一起看的,你知道那个氛围,互相说说笑笑,演到“有意思”的地方大伙儿才仔细看看,当时对这个片子只是有些印象,因此,后来租VCD的时候,一看到就租了下来,买DVD,看到也就买了,还有个续集。当年租VCD看完之后什么观感已经模糊了,DVD看完只是记得不满意,具体也忘了,这次出了蓝光的,抱着看特效的心态,又观摩了一遍,对这个片子的感觉算是清晰了。

Q:怎么样?
L:审美这东西确实是三岁看到老,小时候觉得好看的片子将来也许会觉得没意思,但小时候觉得没意思的,长大了看依旧还是没意思。这话我不敢说绝对,但至少现在我这儿没看到反例。说明审美的的确确不是建立在理性之上的。或者说,审美的机制是超越理性的。我以前看这片儿只是觉得不对劲儿,现在还是一样,只是能给你说出个一二三。首先,主人公赛斯的人物发展有些潦草。所谓潦草,就是你看得出趋势,却说不清细节。他后来的不对劲儿可以用“他跟苍蝇结合了”来解释,但是,“不对劲儿”本身的波动,即一会儿兽性占上风,比如杀人,一会儿人性占上风,比如最后求维罗妮卡杀掉他,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驱动力,一切都是在为剧情服务,嗯,这里应该让观众觉得恐怖了,这里应该让这主编丧失活动能力了,OK,让他兽性发作吧,哦,这里得结尾了,咋办啊,算了,让他想自杀吧。我以前跟你聊过的,主创的大手又伸出来了,把槽里的台球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拨了几下,看到这种情况,真的煞风景,就像吃了一只苍蝇。(笑)病根,就是轨道没有设计好,剧本磨得还不够。其次,维罗妮卡和赛斯的爱情,也是过于潦草,就那么喜欢上了,就那么忘不了了,因为赛斯的最后骇人的变化,如果前边没有坚实的爱情打好基础,后边维罗妮卡对赛斯的感情就有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。所谓“坚实的爱情”,不是吃吃汉堡,那啥那啥,需要的是细节,不用多,一些细节就可以,俗一点儿的可以英雄救美,高雅一点儿的可以设计共同的精神追求,等等,如此,这段感情才可信,最后维罗妮卡让赛斯解脱,也才能更感人。第三,那个主编,除了偶尔推动一下剧情,时不时为叙事提供一个大众视角,再无什么实质作用,人物的偏执也有些不明所以,整个一浮萍,扎不住,不结实。与其让他在片中半死不活,还不如删掉,就让影片聚焦于赛斯和维罗妮卡,腾出篇幅,夯实他俩的感情戏,再着力勾勒维罗妮卡对赛斯变化一系列的反应戏。

Q:以我对你的了解,这部片子能然你关注这么多年,还是有你念念不忘的地方吧?
L:这部片子最有意思的一点是,赛斯是好心办坏事。他没想征服地球,也没想让自己强大无比,他就是想实现人的空间传送,为晕车晕船晕三轮的同志们解决一下生活的实际问题。抱着这样的助人心态,他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。其次有意思的一点是,赛斯的发明本身是没问题的,生命体传送本身不敢说成功,起码是没有什么剧烈的副作用的。主创在这里留白,就是没有交代那只被传送的狒狒最终有没有发生变化,这样未尝不可,但我觉得,就让赛斯的这个实验彻底成功最好,可以让维罗妮卡传送一次,没有任何副作用,只是,赛斯没想到一次传送两个生命体会出现什么情况。如此一来,科学的不可控性,会有更加清晰和有力的表现——科学家为了一个需要去发明一个事物,一旦发明出来,除了能满足那个需要,还有什么作用,谁又能完全说得清呢?所以,赛斯发明了他的计算机,他的计算机却掌握了他的命运,哪怕是无意的。第三,赛斯的悲剧,几乎是每个现代人的悲剧,在榜样和他们成就的激励下,我们的边界似乎一下子就到了无穷远处,我们对一些原本应该敬畏的东西失去了敬畏之心,一切都是可以衡量和计算的,于是,物质逐渐成了我们的第一属性,在拥抱无穷无尽的物质世界的同时,我们失去了灵魂,它被“净化”掉了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赛斯,还不如那只苍蝇,他污染了它,它使它仅仅想成为一只苍蝇而不可得。

Q:最后谈谈特效吧,毕竟这才是你重新看这部影片的出发点。
L:还是没得说,虽然现在懂了许多制作特效的技术原理,还是依旧震撼,很不错。这次重看,注意到这个片子的美术、灯光、服装、布景,也很棒,成功营造出影片令人难忘的黑色绝望氛围。

刘强爱电影第118集之《变蝇人》:我们的界限不见了

相关文章